气候暖化,珊瑚礁白化速度30年升达5倍
时间: 2018-03-02 来源:果壳网
提要:近年来,大堡礁遭遇了严重的破坏,BBC将这些毁坏称为“史无前例”。事实上,不仅是在澳大利亚,珊瑚礁白化事件正在全球的海底悄然发生。而这一切都是气候变化所致。

气候暖化,珊瑚礁白化速度30年升达5倍

 

作者:Robinson Meyer

翻译:vicko238 校对:Ent

编辑:阿珂的剑

澳大利亚大堡礁,这个宛如童话一般的海底世界,每年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

但是近年来,大堡礁遭遇了严重的破坏,BBC将这些毁坏称为“史无前例”。事实上,不仅是在澳大利亚,珊瑚礁白化事件正在全球的海底悄然发生。而这一切都是气候变化所致。

珊瑚白化,变得更普遍、更快速

从北极到亚马逊,几乎每一个地方都被人类活动引发的全球气候系统变暖所波及。但有一处生态系统的瓦解速度之快似乎超过其他:水下的热带雨林,珊瑚礁。

上周四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篇新研究,对人们普遍印象里快速蔓延的大规模破坏进行了量化。这篇论文综合了对100处珊瑚礁自1980年至今的观察,发现严重的白化现象要远比35年前普遍得多。

本次研究的作者特里·修斯(Terry Hughes)说,“研究了20年珊瑚礁之后,我在1998年第一次见到了大规模白化——那是第一次全球性珊瑚白化。那也是大堡礁第一次发生严重的白化现象,”特里·修斯(Terry Hughes)是澳大利亚科学委员会珊瑚礁研究杰出人才中心的主任,这个中心是澳大利亚政府领导珊瑚研究的官方机构。

“自那以来,在2002年、2016年和2017年大堡礁又发生了三次白化,从没有白化到连续两次白化只用了20年。”他说。

该研究发现,在1980年代早期,白化事件很少出现,每25至30年发生一次。到2016年,这个速度增加了5倍。今天,平均每6年就有一次大规模珊瑚白化侵害,远远超过了生态系统恢复的速度。

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执教的生态学教授霍华德·拉斯克(Howard Lasker)作出了补充:“我不喜欢说,珊瑚礁要完。但是我们再也不会有像现在这样的珊瑚礁了。”

拉斯克并未参与这次研究,但他对珊瑚礁生物群有三十年的研究。他特别关注柳珊瑚目:海扇和海羽,“就是你看的电视专题片里摇摇摆摆的东西,”他这么解释。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见证了这些自然瑰宝走向枯竭,并且预测这种状态将持续。

“我个人相信,20年以后人们会去潜水,看他们称之为‘珊瑚礁’的东西,”他说,“那些礁体上还是会有珊瑚的,也会有很多鱼类,以及柳珊瑚——而且人们将会为之惊叹。但是那些礁体与现在我们拥有的相比,会有非常非常明显的不同,当然也与30、50或100年前的样子更加不同。”

水温稍微上升几度, 珊瑚就会白化

白化事件是杀死珊瑚礁最快的方式之一,它也是气候变化、海洋升温后,珊瑚出现的主要反应。珊瑚是生活在庞大、分叉的石灰岩中的微小动物。(珊瑚每一“树”可能包含着数十万计的微小珊瑚个体。)每个珊瑚虫又带有少量的光合藻类,这些藻类为珊瑚提供食物,帮助其保持健康。

当水温仅比往常上升几度时,面对环境压力的珊瑚虫会把藻类驱逐出去,先前的整支珊瑚群会变白——这就是珊瑚白化。如果水温不能及时回冷,那么珊瑚可能会死于饥饿或感染。即使珊瑚能逃过一劫,也要耗费约10年时间完全复原。

6次白化,就足以杀死珊瑚礁

受打击最严重的珊瑚礁分布在加勒比海和西大西洋,包括美属维尔京群岛范围在内。西大西洋是全球范围内最先变暖的海域,此区域内一半以上的珊瑚礁在1980年后遭受了7次以上白化。而算平均值的话,西太平洋平均每个珊瑚礁白化了10次。

这种打击对美国珊瑚礁凶残尤甚。2005年,当热流席卷波多黎各和美属维尔京群岛时,美国失去了在加勒比海的一半珊瑚礁。

世界其他区域暂时不至于如此。位于澳大利亚周边及印度洋区域一半以上的珊瑚礁在1980年后经受了3次白化。但澳大利亚的礁体似乎是恶化最快的。

“现在所有人感觉到世界和30年前不同了,这个印象是对的,”拉斯克说,“有研究能向政策制定者证明那不仅仅是印象而是现实发生的事情,这是一件好事。这非常重要。”

“不过,这个研究对政府官员能有多少冲击力……这是另一个问题了。”他又说。

也许最令人担心的是,这份研究认为很快将不需要一场全球性的热浪——比如太平洋厄尔尼诺现象——就足以杀死珊瑚。“随着全球变暖渐进发展,现在拉尼娜现象时热带海面的平均温度,比30年前厄尔尼诺现象时的还要高。”文章指出,“我们很快就要步入一个境地,不管有没有厄尔尼诺现象,每个夏天都有可能发生区域性的珊瑚白化和死亡。”

这并不意外。去年,一份由澳大利亚政府研究人员实施的研究发表在《自然-气候变化》期刊上,研究发现即使全球变暖平均只上升1.5摄氏度——“达到”巴黎协定目标——大堡礁将每两年遭受一次严重白化。

“到那时,每年都能达到发生白化的温度,那时很可能就没有珊瑚礁了。5到6次白化就足以让珊瑚礁死亡,”夏威夷大学的珊瑚生物学家、国际珊瑚礁学会主席露丝·盖茨( Ruth Gates)说。她并未参与上述两项研究。

“每次珊瑚白化情况都会恶化,”她说。“每次失去珊瑚礁的一部分,总有一天它在功能上将不再是一个珊瑚礁。”

白化是珊瑚面临的最大威胁

白化并不是毁灭珊瑚礁的唯一方式。在飓风“厄玛”和飓风“玛利亚”过境后1个月,拉斯克去看了位于美属维尔京群岛国家公园中圣约翰岛附近的珊瑚礁。虽然并非全境受到侵害,但接踵而至的两次飓风横扫了当地大量珊瑚。

“有些珊瑚群损毁严重,你能看到别的生物开始长在那上面了,这最终会导致这块珊瑚死亡,”拉斯克说,“石珊瑚被吹翻,海扇、海羽被连根拔起。”

换言之,人们能看到另一种气候混乱导致了天气现象恶化,而珊瑚正开始以种种反应适应环境改变。但是拉斯克认为白化是最大的威胁。

“飓风几千年来一直存在,”他说,“白化是近期才有的现象,发生得更隐蔽。虽然飓风强度在增加,但我们更应该担心珊瑚礁的白化。” 


版权声明:《千人》杂志系千人智库旗下出版物,在"前瞻性·建设性"办刊宗旨指引下,面向全球海内外华人群体,为高层次人才打造建言献策的交流平台。本网为《千人》杂志唯一官方网站,凡转载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与作者。

相关文章

本文暂无相关文章

评论详情

   暂无相关评论!

最新资讯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