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芯”为代表的我国“核高基”人才对策建议
时间: 2018-08-30 来源:中国科技报
提要:2018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发出禁令,限制及禁止中兴通讯申请、使用任何许可证或许可例外或从事任何涉及受美国出口管制条例约束的物品、软件或技术的交易。

“中国芯”为代表的我国“核高基”人才对策建议

 

2018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发出禁令,限制及禁止中兴通讯申请、使用任何许可证或许可例外或从事任何涉及受美国出口管制条例约束的物品、软件或技术的交易。倘若禁令生效,那么严重依赖美国芯片和软件的中兴公司,将彻底陷入“休克”境地。

4月20-2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出席在北京召开的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指出“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

一、“中国芯”牵出的我国“核高基”生态问题,实质上是人才生态问题

(一) “中兴事件”直指集成电路产业战略重要性

中兴此次遭美制裁,所涉产业链,涵盖了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和基础软件,而这正是我国科技重大专项排名首位的“核高基”专项攻关领域。

据媒体报道,2017年全球电子元器件总市场4000多亿美元,中国占了一半多,约2300多亿美元。这其中90%以上靠进口。特别需关注的是,从2013年起我国集成电路连续5年超过石油,成为第一大进口商品。而在核心、高端、通用芯片上,差距更大,技术代差普遍在5-10年,替代率乐观估计也不足20%。因而无论中兴还是国内任何一家产业链下游企业,在禁运之下都会被判死刑。

(二)网信安全:“中兴事件”尚未充分暴露出的另一风险

倪光南提醒人们警醒——“中兴事件”暴露出我们的核心技术没有掌握好,然而尚未充分暴露出我国在网信安全方面的风险。倪光南说:“从网信体系建设角度看,芯片和操作系统构成基础,在它上面有大量软硬件构成一个体系,再发展大量应用形成对体系的支持,这就是一个生态。生态的发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积累,特别是我们处于后来者位置,而先到者已经实现垄断。”

其实,“中国芯”牵出的我国“核高基”生态问题,实质上是人才生态问题。

(三)“中国芯”为代表的我国“核高基”人才生态现状

李国杰认为,“人才培养与储备比较薄弱,是我国芯片半导体产业与国际顶尖水平相比仍有明显差距的一个关键因素。”

根据上述《中国青年报》的报道,关于芯片人才,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龙芯”处理器负责人胡伟武尖锐地指出,犹如汽车专业教了一堆驾驶员,本质上都是在教学生怎么用计算机,而非教学生怎么造计算机。在他看来,我国的芯片产业人才培养极不平衡,大多数人才都集中在技术应用层面,而研究算法、芯片等底层系统的人才太少。

二、对“中国芯”为代表的我国“核高基”人才战略布局的思考与建议

(一)强化一点认识:应用试错、经验积累、培育生态环境,与掌握核心技术同等重要

李国杰说,对发展核心技术走向产业高端的长期性和艰巨性,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掌握高端CPU、航空发动机这类复杂产品的发展主动权,不只是要有专利,还要靠长期的经验积累。他说,工业革命以来200多年的历史说明,完全靠市场这一只“手”,不可能实现后发国家从产业低端走向高端。这是因为复杂产品都是在应用中不断迭代改进才能完善,而市场上往往“赢者通吃”,很难有试用和改进技术的机会。

(二)未雨绸缪,认真梳理“核高基”产业供应链安全风险

李国杰强调,过去我们比较关注科技发展趋势,制定各种科技计划主要参照国外,今后应更加重视产业供应链安全,有些重大课题要根据产业安全需要设立。

关于我国芯片与国外高端芯片的差距,倪光南认为不能一概而论。他说,芯片应用,分为超级计算机、桌面、移动、工业及消费等不同应用领域。在高性能计算机领域,中国自主研发的“申威26010”众核处理器的“神威太湖之光”,在全球超级计算机500强中排名第一;在移动领域,华为的“麒麟”也与高通基本旗鼓相当。但是,在台式机、笔记本领域,中国与国外尚有3-5年的差距。

(三)在决定国家命运的大战略上,政府的主导作用与需处理好的几个关系

第一,在全球化与土本化问题上,政府应注重培育高端产业根据地。

李国杰提出,全球化是我国要坚持发展的方向,但不是最高原则——在推进全球化的同时,要理直气壮地实现事关国家命运的产业本土化。这不是关乎政府采购中本土产品的小问题,而是决定国家命运的大战略。

第二,在举国体制与市场经济问题上,政府需在战略上做顶层规划并激发企业内生力。

中国工程院院士、江南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陈左宁,在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会议上提出,建立“中国芯”为代表的我国“核高基”生态系统,政府需在战略上对该产业布局进行顶层设计规划,着重改变目前“一盘散沙”现状,还要研究激发企业内生力。

第三,政府主导作用还应体现在整合资源避免内耗上。

倪光南说,目前,我国以liunx为基础研发操作系统的公司大概有七八家,每家不过几百名员工,都没有跟微软这样的巨头“单挑”的实力。2006年,原信产部、国家版权局、商务部、财政部曾下发通知要求计算机预装正版操作系统软件,希望给国产操作系统厂商一个机会,然而由于缺乏协调统一,几家国产厂商打起价格战,最后竟出现零价格销售乱象。由此凡涉及重大投资、大批科研人员参与、整个产业链配套的项目,要避免出现几个单位互不合作局面。

(四)时不我待,以国家核心竞争力为目标的学科体系化与人才培养尤为急迫

第一,瞄准国家核心竞争力解决学科发展与人才培养不平衡问题。

就在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会议上,与会院士专家将我国信息产业“缺芯少魂”的根源归结为人才导向;提出当今需以国家核心竞争力为目标,加速学科体系化建设与人才培养。

第二,高校计算机专业要加强基础人才培养,并把教学体系发展起来。

大连东软信息学院副教授张永锋认为,我国高等教育应加强工程师文化培养。他说,在芯片研发生产领域,工程师是决定芯片设计创新能否落地的关键因素。他建议,参考欧美成熟经验,建立全国统一的以集成电路设计、制造为主题的学习实践平台,提供提供集成电路设计EDA工具、工艺库甚至做实验的平台,全国集成电路相关专业的学生就都可申请使用这个平台资源,譬如一些成熟的集成电路工艺,完全可以让学生在平台上分享和学习。如此,从基础上提高人才培养质量,还可减少各个高校之间资源重复建设(《中国科技人才》,有删节)

李普


版权声明:《千人》杂志系千人智库旗下出版物,在"前瞻性·建设性"办刊宗旨指引下,面向全球海内外华人群体,为高层次人才打造建言献策的交流平台。本网为《千人》杂志唯一官方网站,凡转载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与作者。

评论详情

   暂无相关评论!

最新资讯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