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二例艾滋病治愈患者?研究者:为时过早,不是标准方法
时间: 2019-06-12 来源:澎湃新闻
提要:全世界有近3700万人感染艾滋病毒,但只有59%的人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耐药性问题日益令人担忧。每年约有100万人的死亡原因和艾滋病直接或间接相关。

全球第二例艾滋病治愈患者?研究者:为时过早,不是标准方法

 

文/贺梨萍

艾滋病被发现的40年时间里,正式记录下来被治愈的在全球仅1人,他就是幸运的“柏林病人”,主治医师用一套“一石二鸟”的方法既让他白血病不再复发,又彻底治愈了艾滋病。

这一案例发生在10年之前,最新的研究表明:第二位特例或将产生。北京时间2019年3月6日,国际顶级学术期刊《自然》(Nature)在线发表了伦敦大学学院(UCL)病毒学家Ravindra Gupta等研究人员的最新成果:一名HIV-1患者在CCR5Δ32/Δ32造血干细胞移植后病情处于长期缓解。

值得注意的是,该篇论文从投稿到在线发表不到1个月的时间,而且《自然》杂志特别标明是“加快评审文章”(Accelerated Article Preview)。

这项由逾20名研究人员共同完成的研究的重大意义在于,或重新点燃了人们曾经在“柏林病人”身上看到的希望。论文中提到,“这项研究证明了‘柏林病人’并非异类。”研究小组也将于当地时间3月5日(北京时间3月6日)在西雅图举行的逆转录病毒和机会性感染(CROI)年度会议上公布这一发现。

“目前治疗艾滋病的唯一方法是使用抑制病毒的药物,患者一生都需要服用,这对发展中国家构成了特别大的挑战。”Gupta表示,“找到一种彻底消灭这种病毒的方法是全球的当务之急,但这相当困难。”

全世界有近3700万人感染艾滋病毒,但只有59%的人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耐药性问题日益令人担忧。每年约有100万人的死亡原因和艾滋病直接或间接相关。

谈“治愈”还为时过早

2014年,纽约市的艾滋病研究基金会(Foundation for AIDS Research)开始资助一个由国际研究人员组成的联盟,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血癌患者进行移植。论文中的这名研究对象来自伦敦,即是这项研究中的40位患者之一。

论文描述了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英国男性患者,即是这项研究中的40位患者之一。该患者于2003年被诊断出患有艾滋病,2012年被诊断患有霍奇金淋巴瘤(HL),2016年5月接受了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供体携带两个突变CCR5Δ32等位基因。

HIV病毒之所以能够摧毁人体的免疫力,因为它能感染免疫系统中十分重要的CD4+T淋巴细胞。绝大多数HIV入侵免疫细胞的过程中,需要借助CD4+T淋巴细胞表面的两种“路标”蛋白来引路,一种是CD4,另一种就是CCR5。当然,还有少数HIV入侵需要的第二种蛋白是CXCR4而非CCR5。

而目前有大概1%的白人天生对艾滋病免疫,在他们身上发现编码CCR5蛋白的基因出现了功能突变,对多数HIV来说也就失去了“路标”作用。

患者在移植后继续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16个月,随后临床小组和患者决定中断抗逆转录病毒治疗,以检测患者是否真的处于HIV-1缓解期。

常规检测证实,患者的病毒载量未检测到,自停止抗逆转录病毒治疗以来,患者病情已缓解18个月(移植后35个月)。研究团队还发现,他的白细胞现在不能被依赖CCR5的艾滋病病毒株感染,这表明捐赠者的细胞已经被移植。

移植相对简单,但有一些副作用,包括轻微的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这是移植的并发症,供体免疫细胞会攻击受体的免疫细胞。

不过,目前研究团队说辞依然谨慎,更愿意称,在停止抗逆转录病毒治疗(ARV)18个月后,这项新研究的对象病情有所缓解。“现在谈艾滋病已被治愈还为时过早,将继续监测他的病情。”

一旦最终能够证明治愈,这位“伦敦病人”则会成为记录在案的第二位没有使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而持续缓解的艾滋病患者。

1995年,美国人Timothy Ray Brown被确诊为艾滋病。2006年,他迎来另一重打击——致命性的急性髓性细胞性白血病(AML)。在经历一次化疗失败癌症复发后,Brown的主治医生Gero Huetter给他提供了一个“一石二鸟”的治疗方案,建议彻底清除Brown体内带有艾滋病病毒同时又已经癌变的骨髓细胞,随后专门选择CCR5基因变异的骨髓捐献者。最终,在德国柏林接受治疗后,Brown成为了世界上首位也是唯一一位彻底治愈艾滋病的患者。

这两份案例的相似点在于患者在接受了类似的干细胞移植手术后,同时治愈了癌症和艾滋病。这两名患者也都经历了轻微的移植物抗宿主病,研究团队称,这可能也是患者体内HIV感染细胞丢失的原因之一。

不过,研究团队也比较两者的差异。值得注意的是,“柏林病人”接受了两次移植,并接受了全身放射治疗,而“伦敦病人”患者只接受了一次移植和较低强度的化疗。

“我们使用的治疗方法与柏林病人有所不同,这次不涉及放射治疗。它的有效性强调了开发基于阻止CCR5表达的新策略的重要性。”论文共同作者、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国民健康保险信托基金(Imperial College healthcare NHS Trust)的Ian Gabriel表示。

对于该成果,科学界反应强烈。帝国理工学院国民健康保险信托基金的Eduardo Olavarria则表示,“虽然现在肯定地说艾滋病患者被治愈还为时过早,医生将继续监控他的病情,但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成功为寻找期待已久的治愈艾滋病的方法提供了希望。”

伦敦玛丽王后大学病毒病理学教授Áine McKnight说,“这是一项高质量的研究,作者使用了现有的最佳技术,以目前可能的最高程度的确定性来证明患者没有感染病毒。”

Gupta说,“我们已经表明,柏林的患者并不是一个特例,通过使用类似的方法已经使另一名患者的病情得到缓解,这两人体内艾滋病病毒消除并不是偶然,的确是治疗方法起到了作用。”

研究团队警告:不适合作为标准的艾滋病治疗方法

尽管上述成果令人激动,但研究团队本身发出严肃的警告。

由于化疗的毒性,这种方法不适合作为一种标准的艾滋病毒治疗方法,但它为可能彻底消灭艾滋病毒的新治疗策略提供了希望。

Gupta表示,“我们将继续研究,需要弄清楚我们是否能在艾滋病患者身上敲除这种受体,这可能可以通过基因疗法来实现。”

McKnight在点评中也提到,这篇论文并没有过度揣测:事实上,作者们建议大家谨慎行事。尽管作者毫无疑问地证明,使用最新的尖端技术,患者不再具有复制能力的病毒,但作者建议,谨慎的做法是允许更多的时间明确表明患者是没有病毒的。该研究的结论是,利用艾滋病毒使用的共受体基因突变的疗法有治愈该病的潜力。

“由于合适的捐赠者很少,这种精准治疗的方法并不适用于所有的艾滋病患者。然而,这项工作有可能促进对更普遍适用的治疗方法的研究。”McKnight强调,“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研究。在十年的间隔之后,它提供了一个重要的证据,证明‘柏林病人’不仅仅是一个异常现象。”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传染病研究所教授Graham Cooke点评道,第二个“伦敦病人”在骨髓移植后HIV病毒得到了控制,这是令人鼓舞的。自“柏林病人”以来,其他接受类似治疗的患者没有看到类似的结果。

值得一提的是,具有CCR5突变的人非常罕见,而目前在艾滋病人身上也仅用这种技术尝试过3次。除“柏林病人”之外,本次论文描述了该技术的第2次接近成功的应用。论文中还提到,另一名尝试的病人为“Essen Patient”,但最终并没有成功,而是观察到另一种少数的HIV-1变异病毒的迅速反弹,这种HIV病毒即能够通过替代的CXCR4而非CCR5共受体感染免疫细胞。在这三项研究中,供体免疫细胞均为突变CCR5型。

Cooker认为,如果我们能更好地理解为什么这种方法在一些病人身上有效,而不是在其他病人身上,我们就离治愈艾滋病的最终目标更近了一步。目前,这种方法仍有很大的风险,不能用于其他情况良好的患者,因为每天服用一片治疗艾滋病的药片通常能够维持患者的长期健康。

卡迪夫大学名誉顾问医师Andrew Freedman则表示,这是一份有趣且可能具有重要意义的报告,正如作者所警告的那样,现在就确定这第二位患者已经治愈艾滋病还为时过早。需要更长的随访时间,以确保病毒不会在后期再次出现。

“虽然这种类型的治疗对于治疗世界上数百万的艾滋病毒携带者显然是不实际的,但这样的研究可能有助于最终开发一种治愈艾滋病毒的方法。”Freedman提到,这可能还需要许多年的时间,在此之前,重点仍然需要放在及时诊断艾滋病毒和终生联合抗逆转录病毒治疗(cART)上。cART在恢复接近正常预期寿命和防止传播给他人方面都非常有效。(澎湃新闻)

贺梨萍


版权声明:《千人》杂志系千人智库旗下出版物,在"前瞻性·建设性"办刊宗旨指引下,面向全球海内外华人群体,为高层次人才打造建言献策的交流平台。本网为《千人》杂志唯一官方网站,凡转载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与作者。

评论详情

   暂无相关评论!

最新资讯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