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投资:实现企业、风投机构和社会三者共赢
时间: 2017-04-20 来源:《千人》杂志
提要:本期“投资人”栏目对话广州海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李明智,他从自己深耕风险投资20多年的经验出发,畅谈对中国风险投资整体环境的看法、界定风险投资重要地位以及分享他如何在风云变幻的投资环境中打磨精品。

风险投资:实现企业、风投机构和社会三者共赢

 

——专访广州海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李明智

/本刊记者 陈佳

当下,论及网络公司,总绕不开百度、搜狐、腾讯等巨擘,然而这些网络公司在创业伊始,也不过是三两个人,七八杆枪,“单薄”得很。而后来这些公司能从一大批同类企业中脱颖而出,得益于不断获得风险投资基金的融资。

风险投资这一词语及其行为,通常认为起源于美国,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后,一些愿意以高风险换取高回报的投资人发明的,这种投资方式与以往抵押贷款的方式有本质上的不同,风险投资不需要抵押,也不需要偿还。风险投资在促进企业发展壮大、鼓励科技创新、拉动经济增长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总的来讲,这几十年来,风险投资发展得非常成功,而这种成功很大程度上源于投资人的“慧眼识珠”,“只是在众多项目中多看了一眼,便能记下优质项目的容颜”。本期“投资人”栏目对话的正是这样一位高瞻远瞩的投资人——广州海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汇投资)创始人李明智,他从自己深耕风险投资20多年的经验出发,畅谈对中国风险投资整体环境的看法、界定风险投资重要地位以及分享他如何在风云变幻的投资环境中打磨精品。

投身风险投资二十余载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李明智开始从事风险投资,在风险投资这一领域20余载的摸爬滚打,使他已经完全成为投资人中的“老手”,他深谙一个优秀的投资人必须具备杰出的专业技能、丰富的行业经验和高尚的职业道德这三大优秀品质。李明智提醒道:首先,投资是个技术活,投资人要有渊博的知识和快速学习的能力,还要有很强的逻辑思维能力和谈判沟通能力。其次,实践出真知,至少要三年的从业经验才能培养出一个优秀的投资人。最后,无规则不成方圆,面对金钱考验时投资人一定要坚守法律底线和职业操守。”

正是在这三条原则的指导下,李明智带领海汇投资取得了不少成绩。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2015年的数据显示,海汇投资在行业里排名第13。此外,海汇投资创下了几个第一:管理了广州第一家获得国家备案管理的创业投资基金,成立了广州第一家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投资了广州第一家创业板上市企业。

另外,海汇曾投资的博云新材获2004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并打破了该奖项连续六年空缺的历史;投资的福美软瓷获得112届巴黎世界发明博览会金奖,而该奖的第一届获得者是美国发明家爱迪生。

海汇的成功不是偶然的,李明智将其定义为多方共同努力的结果:首先,中国的创业投资行业迎来了发展风口,政府、市场和社会都在鼓励和推动创业投资机构的发展。其次,早在90年代海汇投资就进入了创业投资行业,俗话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在几十年的探索实战中,海汇投资建立了一整套项目挖掘、项目评估和风险控制的运作机制。再次,海汇投资拥有一批成熟稳重的投资人,信奉价值投资理念,愿意与优秀的创新企业一起成长共同发展。

投身风险投资多年,李明智最大的感受是中国的PE(私募股权投资)已与国际市场成功接轨,相关的法律法规愈加成熟,政府设立的引导基金越来越规范,包括海汇投资在内的投资机构的发展前景都会越来越好。

迎风险而上

高水平的投资意味着可观的收益,但是收益和风险犹如一对双生儿,往往相伴而生。在市场风险面前,李明智领衔的海汇投资勇立潮头,主要投资一些初创期和成长期科技型中小企业,专注于在巨大的市场风险中寻找机会。李明智说道:“做任何事情都有风险,关键在于如何预防和调控风险。要应对风险,投资机构必须把握三个方面:专业性、行业经验和职业操守。”

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部、旧金山湾区南部的硅谷已经成为“高技术产业”的代名词,硅谷是当今电子工业和计算机业的王国,尽管美国和世界其他高新技术区都在不断发展壮大,但硅谷仍然是高科技技术创新和发展的开创者。李明智指出:“硅谷的成功主要依靠真正有创新能力的科技企业。这些企业有一个共同点,在初创期和成长期就引入了天使投资人和风险投资。”

一方面,中国在钢铁、电解铝、汽车、焦炭等多个领域存在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另一方面,我国正在实现由“世界制造中心”到“全球智造中心”的转型升级,这两个现实问题对投资环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李明智表示:“这种转型升级意味着我们必须要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但是中国缺乏真正的创投资本,因为我们的经济社会条件还不够成熟。投资机构必须充分利用自身优势来发掘有高成长机会、真正有创新能力的项目,同时通过自己的增值服务来帮助企业和项目获得快速发展。”

李明智作为我国风险投资的见证人和参与者,负责投资了一大批高科技项目,并曾担任公司IT行业和生物制药行业企业的主要负责人。李明智表示,目前IT行业投资占了整个创业投资市场的半壁江山。实际情况也正如李明智所言,根据信息技术研究和顾问公司Gartner的预测,在软件与IT服务收入增长的推动下,全球IT支出将于2017年达到3.5万亿美元,相比2016年的3.4万亿美元增长2.9%;其中,中国的IT支出预计将在2017年达到3503.16亿美元。

然而,与IT消费类产品在逐步追赶美国相比,中国在生物制药领域的实力远远不如美国,真正有突破性的技术极其稀少。但是另一方面,中国的老龄化趋势不可逆转,年轻人的健康问题也越来越严重,生物制药的需求更具有刚性特征。基于这一现实,李明智预测深耕生物医药领域的创投机构将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国内的风险投资名副其实吗?

李明智曾直言国内很多投资都算不上是真正的风险投资。为何做此判断,李明智解释道:“风险投资存在的意义在于帮助那些有技术和市场前景的企业发展壮大,化解巨大的投资风险,最终实现企业、风险投资和社会三者共赢的局面。但目前国内的一些所谓风险投资实际上跑偏了,技术创新得不到支持,而是打着创业投资的旗号来圈钱,抱着一夜暴富的心理捞一把就走,成了分享经济红利的食利者。国内的风险投资机构目前以Pre-IPO为主,真正做实事的有抱负的投资机构比较少。”

李明智进一步以美国和以色列的投资实例来说明问题:“我们今天看全世界,站在技术制高点、食物链顶端的是美国,美国经济几经沉浮,但总能峰回路转,关键因素是层出不穷的新科技和新产品,60年代半导体,70年代处理器,80年代软件,90年代互联网等等。而技术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就是硅谷的风险投资。”

与创新企业扎堆的硅谷相比,以色列,这个对中国大部分人来说还略显神秘的国度,实际上早已成为全球领先的科技创新之国。以色列面积和北京差不多,人口不到北京的一半,但是其在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数量仅次于美国和中国,超过了整个欧洲所有国家的总和。如今的以色列是网络信息安全的全球领先者、无人机行业的先驱,医学影像、滴灌以及其它各种技术的鼻祖,为何以色列能成为科技创新强国?

李明智解释道:“以色列这样的弹丸小国,因为技术创新而得以在中东穆斯林强国的围剿中遗世独立,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风险投资对科技创新的支持和促进!早在9年前,以色列的人均风险投资额就已是美国的2.5倍,欧洲的30倍,中国的80倍,印度的350多倍。可见只有调动全社会的资源参与到技术创新上去,这个国家才有强大的可能性。”

我国整体投融资环境不容乐观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其中的主要问题在于以银行为主的间接融资占比过大,直接融资占比过低,目前只有20%左右,不仅远低于美国这样的市场主导型国家,也低于传统的银行主导型国家德国(69.2%)和日本(74.4%),以及人均收入远低于我国的印度(66.7%)和印度尼西亚(66.3%)。

李明智分析了这种投资环境的威胁所在:由于银行融资占绝对主导,导致一些大而全的产能过剩企业和房地产企业反而能获得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小而美的创新型企业融资困难,经济政策也容易陷入被动。房地产一出现问题,政府需要救楼市,A股出现问题,政府又要马上救股市,因为无论是楼市还是股市,最后都靠国有银行埋单。

而如何从根本上解决我国投资环境存在的问题,李明智也有他自己的思考:“必须先打破金融垄断,鼓励民间投资,提升直接投资比重。要从税收政策、资金来源和人才政策等方面着手,采取实质性措施来推动创投机构的发展。”

李明智,广州海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执行合伙人

陈佳


版权声明:《千人》杂志系千人智库旗下出版物,受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指导,在"前瞻性·建设性"办刊宗旨指引下,以国家"千人计划"为策源地,面向全球海内外华人群体,为高层次人才打造建言献策的交流平台。本网为《千人》杂志唯一官方网站,凡转载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与作者。

评论详情

   暂无相关评论!

最新资讯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