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晖:不看好“烧钱模式” 应支持技术创新
时间: 2017-05-12 来源:《千人》杂志
提要:VC刚从硅谷引入,这个行业需要投一些早期项目。这些项目是“虚无”也可能是“真实”的,可能会失败也可能会成功,需要VC们去判断。这是一个很有挑战性,具有创新性的行业,可以做。

金晖:不看好“烧钱模式” 应支持技术创新

 

——专访浙江赛伯乐创始合伙人、浙江赛创未来总经理金晖

/本刊记者 吴喻

2005年夏,中国创投方兴未艾。相比海外同行们,本土创投显得孱弱不堪,没想到一支看似寻常的外国旅行团却成为中国VC(风险投资)/PE(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的转折点。这支旅行团由硅谷知名风投公司联合组织,在此之后,一大批外资基金开始在中国建立分支。沈南鹏和红杉中国,朱敏与赛伯乐,王功权与鼎晖等日后中国创投界最具代表性人物与基金开始崛起,成为中国创投界新的里程碑。

在那个中国本土创投人开始崛起的年份,一位在电信、网通等国企摸爬滚打近十年的体制内“老司机”,开始压抑不住内心对新鲜事物的渴望,义无反顾的投入风险投资的浪潮。他就是本期投资人——浙江赛伯乐创始合伙人、浙江赛创未来总经理、宁波股权投资与创业投资行业协会秘书长金晖。

走出“围城”,转型投资人

金晖,出生于江南水乡宁波的一个书香门第。其父金时荣,是一位深受学生敬仰和爱戴,收过6000多封学生来信的人民教师。高考后金晖选择了位于西北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以下简称西电),西电严谨的学风在他的人生留下了深刻的烙印。时至今日,金晖笑称自己仍带着“西电气质”。

西电是中国电子信息领域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的核心基地,是“理工男”的天下。不同于常人对理工男的刻板印象,金晖在大学里加入文学社并做到了社长;“胆大包天”,敢爬煤车去新疆;有头脑,承包录像厅还倒腾眼镜……虽然金晖自己在学校里能折腾,敢想敢做,但是金晖却理性的从投资人角度给时下的大学生创业热潮泼了一瓢“冷水”:“大学生创业从专业的角度来看,是个伪命题。最好用三至五年时间去积累上下游产业链的资源,否则在一个心智尚未成熟的阶段贸然创业,随时会‘死掉’。”虽然金晖不建议大学生自主创业,却还是给喜欢创业经商的大学生以建议:“第一个创业项目要注意能让自己活下来,需要踏踏实实,而不是高喊着我要改变世界就一头撞进资本市场。可以通过前期的小项目来锻炼自己的心智,培养自己资源整合的能力,学会如何维护团队。”

这是在经历了岁月的沉淀打磨后,金晖能够给予年轻人最中肯的建议。然而在八零年代,金晖也像今天的数百万大学生一样跌进社会的洪流,对未来充满了迷茫。走入社会后,金晖选择了从事通讯专业相关的工作,从此辗转于电信、网通等国企数十年。如果金晖只求安逸,可能他现在已经按部就班的在体制内度过余生。幸运的是,那时的中国处于一个大变革时代。金晖说:“虽然那个年代资讯没有现在发达,但是思想开放,敢于吸收外界新鲜事物,拥有很多机会。”性格外向,又敢于去折腾,但是金晖仍在这个中国“最好”的年代里等待冲出“围城”的机会。

终于,时机到了。2005年,一位先金晖一步走上VC之路的老同事找到金晖,对他说:“老金,有一个VC的行业你听过吗?”专业从事通讯行业十五年的金晖回答未曾听过VC,老同事就开玩笑的介绍说VC是拿着别人的钱,做自己感兴趣事情的行业。生性喜欢新鲜事物的金晖被打动了,在经过仔细调研后,他做出了判断:“VC刚从硅谷引入,这个行业需要投一些早期项目。这些项目是“虚无”也可能是“真实”的,可能会失败也可能会成功,需要VC们去判断。这是一个很有挑战性,具有创新性的行业,可以做。”

就这样,一个通讯行业的“老兵”走上了风险投资人之路。

熬过转型阵痛,VC之路处处是坑

想象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刚入行的金晖发现VC行业并不轻松,金晖认为VC需要的综合素质极高:“并不像外界认为的可以想投谁就投谁,其实VC是很痛苦的。当一个成百上千万的项目递交上来,作为投资人,需要综合考虑,一个不慎就会血本无归,承担压力极大。”

面对自己完全陌生的领域,金晖没有急于投资项目,而是去了一家赛伯乐所领投的公司——中国绿线,学习拿到风险投资后企业如何运营。在中国绿线里,金晖和中国绿线的团队一直在探索商业模式,不断的“烧钱”寻求盈利。2010年,中国绿线发展受挫仍未盈利,项目基本宣告失败。然而幸运的是,在最低谷里中国绿线迎来了机遇——国家开始对大健康行业进行支持,卫生部要求医院解决民众看医难、挂号难的问题。利用这次机会,中国绿线开始转型,创办了现在移动医疗行业赫赫有名的独角兽企业——微医集团,目前该公司估值已超过20亿美元。

在四年磨练后,金晖终于成为一名职业投资人。金晖认为成为投资人改变了他的生活:“当好一个投资人,需要不断的学习,不断的创新,勇于接受挑战。如果不去了解新鲜事物,就无法与客户沟通。”当然,VC之路不是大道坦途,反而处处是坑。金晖举了一个例子:我们曾投过一个非常好的项目,创始人掌握核心技术,能力顶尖。结果后面我们发现该创始人拿到风投后,心态随着环境发生了变化,染上社会不良恶习,糟蹋钱财且无心管理,让投资人很崩溃。

对于一个投资人来说,前方有坑不可怕,学会如何避免“大坑”才是正道。金晖介绍道:“不管再牛的投资人,比如沈南鹏,也并非全才。面对不同领域的项目,需要一个完善的投委会或者说智囊团。通过邀请该领域技术最顶尖的专家或在该行业经营几十年的行家,让他们来为项目‘把脉’。还要仔细了解该公司的详细情况,举个例子:一家公司说它已有大客户,销售几千万。作为一个投资人,就要去找这个大客户聊天。主动去了解该客户为什么要购买该产品,今后是否会长期购入。”

“以赛引才”,不做风口上的“猪”

只是风搅得烟来,把一双眼炒红了,弄做个老害眼病,故唤作火眼金睛。这是吴承恩在《西游记》里关于火眼金睛的描述。尽管孙悟空的眼睛是个“老害眼病”,多少投资人却对“火眼金睛”求之不得。作为一名优秀的投资人,最重要的就是能透过现象看本质,能够预测到时代方向并进行提前布局。作为一名投资人,对于如何选择投资方向,金晖自有其心得。

金晖首先为我们分享了两个关键词: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以多年的投资经验来看,金晖更偏向于投资技术创新。金晖认为:“技术创新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如果没钱也不会马上死掉,有钱会加快它的进度。模式创新如过去的滴滴、快的,一旦资金链断裂,该模式根本无法壮大。相比技术创新,模式创新就像开启了“疯狂烧钱模式”,无钱死亡概率极大,有钱也未必能存活。”

其次,投项目的核心是投人。据了解浙江赛伯乐极为关注国家“千人计划”专家,目前已投资了十七个“千人计划”专家的项目。在金晖看来,“国家‘千人计划’专家们有顶尖技术,有回国创业报效祖国的情怀,值得信赖。而且专家们往往经过了国家层层选拔,技术过硬。尤其‘创业千人’专家能将技术发展为产业,对国家旧产业改造升级有贡献。”

除了“千人计划”,金晖还关注几个领域的人才。金晖说:“第一是从BAT、华为等大公司管理层出来创业的,因为这批人往往有技术、资源、团队。第二是顶尖科研院所的专家,这些专家们思维缜密,掌握核心技术,所缺少的只是市场化经验与成本控制。”

最后,是“以赛引才”,构建海外高层次人才创业服务生态链。浙江赛伯乐是一家专注高科技早期项目的风险投资基金,在从事该领域多年后发现了另外一条路,即“以赛引才、资本助力、深度孵化、落地服务”,并为此创立了浙江赛创未来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金晖介绍,“以赛引才就是通过全球性的创业大赛来吸引全世界的顶尖人才,比如德国在搞工业4.0,我们就去德国挖掘最顶尖工业人才;在挖掘到合适的人才与项目后对其进行资本扶持,帮助其成长;与此同时,我们在以色列海法、美国硅谷、洛杉矶、波士顿、德国法兰克福、日本东京等国际10个创新人才汇聚的城市设立孵化器和外币天使基金,对高科技项目在当地进行投资孵化,抢先一步把最顶尖人才和项目‘圈住’,用最合适的价格进行投资;在项目深度孵化后引入国内,综合考虑各个城市对不同产业的支持力度,上下游产业链的完善程度等因素实行落地服务,也受到了各级政府的欢迎。”

这一体系是由浙江赛伯乐投资高科技早期项目的定位而来,目前国内和国外最顶尖技术还存在一定的差距,所以开启了这样一条海外引才之路。目前来看,该体系取得了一定效果,金晖认为:“通过这个体系,我们可以解决海外高层次人才回国创业的各个‘痛点’,帮他们填创业的各种坑,缺钱就资本投入,缺政府的产业配套就帮他们做好对接。这样来看,创业者就可以集中精力去做自己擅长的事情,在专业领域去发光发热。”

中国投资界尚存不足,需要志存高远

据统计,目前基金业协会公布的备案基金数字就已超过25000家。相比十年之前,已经进入了一个爆炸式的增长时期,VC/PE等资本运营也开始走入人们的视野。一方面资本投入可以帮助中国企业更好、更快的成长,但是另一方面也存在着诸多不足制约着资本更好的推动企业发展,社会进步。

首先,投资体系不完善。金晖以硅谷举例:“为什么硅谷被称为‘天使之城’?第一点,美国投资人信用体系完善。在中国创业大赛里,很多中国投资人一方面口头应好,等到创业者再去询问具体事宜时,就容易遇到投资人不承认,拒绝投资的情况。如果在硅谷,一名投资人出现三次以上这种情况,他面临的就是在投资圈失去信用,无项目可投的局面。第三点,专业度问题。美国的天使投资人,VC,PE都分得很清楚,很少有同时涉及其中两个的。中国界限比较模糊,讲究互相搭配,可能上午做VC,下午就弄PE,比较混乱。”

再次,受中国人情社会所影响。中国投资人往往容易受到人情关系所影响,投资事宜上不严谨,与国外有较大差距。在以色列举行创业大赛时,金晖就有这样的体验:“在与以色列人沟通时,发现理念、价值观、思想有很多不一样。在以色列,所有相关事宜都要成文并写入合同,签了就必投。”在国内,金晖说了一件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某家公司找到我们希望签一个合同,我当时说什么项目都不知道怎么签。结果该创始人说您就帮我助助场,帮我‘抬抬轿子’。这种情况,一些外国人就很难理解,因为他们签了就会投资,一字千金。”

最后,建议投资人更注重战略性投资。目前,许多投资机构注重短平快,倾向做财务性而非战略性投资,不注重投后的管理与资源协调。对此,金晖指出:“不同的投资机构有不同的定位,进行财务性投资无可厚非。如果投资机构投了很多早期项目比较缺钱,面临存亡的问题,确实可以进行财务性投资。一般来说,投资人多进行战略性投资,可以更快的整合上下游产业链的资源,通过创始人与投资人双方合力去完成企业的发展壮大,也可以更好的推动社会进步。”

目前,中国资本虽然有众多不足,但是背靠着中国市场,已经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开始谋求“走出去”。据商务部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连续13年实现快速增长,去年更首次成为资本净输出国。目前来说,中国资本更多的是产业输出,以各大企业海外布局为主。如腾讯14亿美元领投印度最大本土电商Flipkart,万达则在2012年就开始海外投资,迄今为止已超过150亿美元。

中国投资人开始用资本撬动地球,迅速提升自己的国际竞争力,但是前方坑多水深,如何走出去成为中国投资人需要思考的难题。道阻且长莫慌张,且行且探索。

金晖,浙江赛伯乐宁波基金总经理,浙江赛创未来创业投资总经理,宁波创业联盟秘书长,宁波股权与创业投资协会秘书长。


版权声明:《千人》杂志系千人智库旗下出版物,受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指导,在"前瞻性·建设性"办刊宗旨指引下,以国家"千人计划"为策源地,面向全球海内外华人群体,为高层次人才打造建言献策的交流平台。本网为《千人》杂志唯一官方网站,凡转载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与作者。

评论详情

   暂无相关评论!

最新资讯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