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智库官方二维码

首页  >   千人智库 > 学术进展 > 人文社科
“烈焰女孩”——理想的现代女性符号
时间:2017-12-15 10:36:43来源:汉斯出版社
提交需求
提要:她化身为“烈焰女孩”,使这一符号携带了具有人类普遍意义的关于生存、不屈、希望等内涵。

女作家苏珊·柯林斯(Suzanne Collins)发表于 2008~2010这三年间的《饥饿游戏》三部曲,塑造了一 位鲜明的现代女性形象——凯特妮斯·艾薇丁,其中第二部以“烈焰女孩”为书名,“烈焰女孩”旋即成为一种强有力的符号——理想的现代女性之符号。

汉斯出版社《世界文学研究》中一文作者认为作家柯林斯在人物塑造上甚至超越了女性主义批评转向后的观点,也超越了玛丽·戴莉关于妇女生态的观点。凯特妮斯·艾薇丁,这位来自普通家庭的女孩,不再视自己为父权制度的受害人,也并不刻意追求女性认同的环境,而是作为一个个体,在残酷环境中博得生存机会,并逐渐成长为民众的精神领袖,成为理想的现代女性形象。她不仅独立自主,而且进一步养成了更为优秀的品质和技能。她机智刚毅、箭术精湛,而且不畏权贵、温情仗义,这使得她既能在与男性的竞争中胜出,同时也赢得了民众的拥戴。她化身为“烈焰女孩”,使这一符号携带了具有人类普遍意义的关于生存、不屈、希望等内涵。

我们可以看到《饥饿游戏》中的凯特尼斯是温情智慧与刚毅理性兼备

身披烈焰驾车而来的凯特妮斯是第12区的游戏贡品,但我们应该意识到如火焰般炽热强烈的她并不甘于任人消遣,她更是12区人民的精神领袖。无论是在游戏中还是现实中,她都能给人以精神鼓舞,就像是黑暗里的火焰,照耀着身边的一切。她身上,既体现了女性特有的温情也同时彰显着男性的坚毅与力量。

消解统治者但并非下一个权力中心

作者让作为民众精神领袖的凯特妮斯消解了统治者的暴政,然而她拒绝成为另一个权力中心。在第三部中她觉察到科恩企图借用自己的感召力推翻斯诺总统的政权,并以此建立一个新的权力中心。当她确切得知妹妹死亡的真相并且自己被利用、即将被背弃的事实,她又毫不犹豫地举起弓箭,将本该代表战争结束的最后一支箭射入即将登台的新总统科恩的心脏。这表明凯特妮斯拥有理性的判断和决绝的行动力。不仅是统治者斯诺总统,而是所有强权和暴政都激起她反叛的决心,她的存在意义就是持续消解基于权力欲望和残暴的任何权力中心。而她自己远离这个中心,化身为民众心目中永远的“烈焰女孩”——一位代表生存、不屈和希望的精神领袖。

同时文章中也提出“烈焰女孩”符号的出现,先在地具有符号表意的意义不在场悖论和解释意义不必与发送意愿相符和的悖论。

从皮尔斯符号学理论分析,“烈焰女孩”作为符号在意义过程中整合了先在的两条悖论:这个表意符号的意义不在场使它具有意义;同时民众对“烈焰女孩”的新解释看似偏离原来意旨,然而却赋予它新的含义。在另一层面上,“烈焰女孩”作为所指指向具体对象凯特妮斯以及解释项,它是凯特妮斯为代表的一系列概念的集合。它具备炫目的美、勃勃生机与力量,也代表愤怒与反抗,更是智慧与理性、温情与刚毅的综合,承载了人类关于生存、不屈和希望的永恒主题。

原文链接:https://www.hanspub.org/journal/PaperInformation.aspx?paperID=23001

标签
烈焰 女孩 理想 现代 女性 符号

版权声明:千人智库网系千人智库唯一官方网站,凡转载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与作者。

作者系张雨婷

评论详情

   暂无相关评论!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