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智库官方二维码

首页  >   千人智库 > 学术进展 > 人文社科
《熊从山那边来》:面对衰老如何爱?
时间:2015-04-28 10:58:23来源:科研出版社
提交需求
提要:爱丽丝·门罗以写短篇故事闻名,除了诺贝尔文学奖之外,还获得了三次总督奖和两次加拿大吉勒文学奖。在《熊从山那边来》中,门罗探讨了衰老与爱情的话题。
《熊从山那边来》:面对衰老如何爱?

以短篇故事闻名的加拿大作家爱丽丝·门罗在2013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在加拿大文学史上、短篇文学圈中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萨拉·波莉在第一次读到这位女作家的短篇故事《熊从山那边来(The Bear Came Over The Mountain)》时,并没有想到这个故事会成为她导演处女作《柳暗花明》的素材。这个故事来自于门罗2001年的《恨、友谊、追求、爱情、婚姻》小说集,讲述了经历过生活不同阶段的婚姻。这本小说集被《时代》杂志评为“年度最佳小说”。

在《熊从山那边来》中,门罗将爱与时间和衰老交织在一起,引导我们走过一段变老的历程。这篇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菲奥娜和格兰特一对夫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爱情经久不衰。中国西南大学Ping WeiYu Tang两位学者在这篇文章中对小说中的爱情随着时间的演变、爱情如何对抗衰老进行说明。文章发表在科研出版社英文期刊《Advances in Literary Study 》(文学研究进展)上。

青年时期:盲目的爱

格兰特和菲奥娜的爱情开始于年轻而富有朝气的年纪,那个时期,他们的爱被激情主导。他们对彼此拥有强烈的爱意和欲望,由于他们背景上的差异,这种爱充满新鲜感和兴奋感。菲奥娜着迷于格兰特小城镇人的措词,喜欢“有喜感的重复”他的措词,她是个俏皮的姑娘,爱开玩笑。格兰特也被菲奥娜吸引,觉得自己“永远都不会想要离开她”。他欣赏她的个性,认为“她拥有生命的火花”。

事实上,他们都急切的想要走进婚姻。菲奥娜用“有趣”来形容她未来的婚姻,意味着她更多的将爱情与兴奋联系起来,“大声喊”暗示着格兰特热切渴望与菲奥娜一起生活。年轻的时候,爱如一阵旋风,他们都认为无限都在掌控之中。

中年时期:空洞的爱

然而,长期保有爱情和婚姻,激情是不够的。真正的婚姻生活并不总是有趣的,时间开始侵袭他们的激情。在这两个人之间最大的冲击,来自其他女人的诱惑。格兰特身为教授,接触到了一波又一波的女人,开始感到不满足,想要在婚姻之外寻常再一次的激情。

格兰特徘徊在婚姻的另一端,与菲奥娜的亲密关系也越来越少。在格兰特拈花惹草的时候,菲奥娜的母亲正濒临死亡,他没有满足她的心理需求,放她独自舔舐伤口,他们之间的心理距离不断扩大。他们的婚姻像一个空壳,仅仅由承诺支撑起来。菲奥娜感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累,渴望“新的生活”。

退休之后:陪伴之爱

关于格兰特与学生的桃色新闻渐渐传播开来。幸运的是,在一切变糟之前,格兰特将生活扳回了正轨,及时拯救了自己的婚姻,以扣减退休金换得从学校提前退休。他们的爱不再充满激情但更加稳定。格兰特有了更多陪伴妻子的时间,他们在家里工作,去跨国旅游,一起滑雪,培养相似的习惯,甚至对同一件事情发笑。

“最亲密最有活力的时间”,是晚饭前聊天的时候,他们谈论工作、阅读的内容及他们心中所想。他们从心理上保持了更加亲密的关系,亲密感和坚定不移的承诺带来了陪伴之爱。彼此产生了深深的眷恋和精神上的维系。此时,他们在一起时充满温情和幽默感,没有那么多跌宕起伏,这种细水长流的爱容易持久。

老年时期:在失去之际重获爱

菲奥娜患上推行性疾病打破了宁静生活。她失去了记忆,让格兰特感受到了失去她的危机,也重新回想起他们之间的深厚情意。格兰特觉得那个月格外漫长,甚至比和情人Jaqui分离,自己等待的那个月感觉还要漫长。格兰特开始思念菲奥娜,同时对过去产生的罪恶感不断折磨他。门罗描写了格兰特的梦,在梦里早些时候和格兰特外遇的女学生自杀了,所有的情人都背叛了他,唯独菲奥娜永远在那儿等他。格兰特就此决定弥补过去,好好照顾菲奥娜。

在爱丽丝·门罗的小说中,她能够直面死亡,嘲笑其局限性。爱战胜了衰老,爱不分年龄、不晓死亡,没有结局。此外,小说故事的标题提升了爱的主题,山象征着衰老和婚姻。衰老让他们分开,但爱不断地把他们拉回到共同建造的房屋。进一步的灵感来源于北欧神话,即使看起来像世界末日,但是不是真的结局还尚未可知。爱与希望最终将产生救赎。

门罗的小说中,一切都略带讽刺,有失败、希望、救赎和绝望,但都只是具有可能性,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不到最后一切都不成定局。

注:The Bear Came Over The Mountain是一首英语儿歌

原文链接http://www.scirp.org/Journal/PaperInformation.aspx?PaperID=55104

标签
衰老 爱情 人文社科 科研基金 智库

版权声明:千人智库网系千人智库唯一官方网站,凡转载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与作者。

作者系刘静竹

评论详情

   暂无相关评论!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