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国骥:像热爱音乐一样做科研,专注原创谱写细胞图谱新“乐章”
时间: 2019-06-12 来源:千人杂志
提要:年少有为的人不少,年少成名的人却不多,特别是在科研领域更是如此。对于郭国骥而言,他因为有为而成名,却不因年少而狂妄。

郭国骥:像热爱音乐一样做科研,专注原创谱写细胞图谱新“乐章”

 

文/本刊记者 张玉洁

孟子曰:“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孟子将生命比作鱼,将义比作熊掌,强调在二者发生矛盾之时舍生取义的精神。而对于郭国骥而言,音乐和科研都是他所珍爱的,当二者不可兼得之时,他选择以科研为“熊掌”,以音乐为“鱼”。

“音乐我会一直坚持,但最近一年由于科研和教学工作的忙碌,做音乐的时间变少了。” 当记者问及音乐在生活中扮演的角色时,郭国骥这样回答。很难想象,一个科研工作者会把音乐做的这么好,也很难想象,一个“原创音乐才子”,会选择把科研当做自己的事业。

东西方各有所长,“因地制宜”最重要

在2005年和2010年,郭国骥分别获得了武汉大学学士学位和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学位。谈及这两所高校,他道:“武汉大学的生活非常难忘和美好,我在那里建立了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锻炼了情商、艺商和领导能力。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学习期间,我的科学素养、研究激情和研究能力得以很好地培养和激发。感谢这两所学校使我成为了一个各方面发展都比较平衡的人。”

博士毕业之后,郭国骥在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从事了将近4年的博士后研究工作,任达纳法伯癌症中心及波士顿儿童医院Research Fellow。哈佛的工作经历让他认识到,这世界上的牛人太多了,这世界上有意义的研究领域太多了,他自己还需要非常努力。其中,对他影响最深刻的是犹太人老板和犹太人同事,“他们对人生长远目标的追求,对研究的持续热情,以及面对问题时不骄不躁的态度,确实值得中国人学习。”

2014年10月,郭国骥选择回国赴浙江大学任教。在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期间,当地和澳大利亚科研机构已经向他伸出过橄榄枝,均被他一一拒绝。对于为什么回国,郭国骥解释道:“自己的祖国不强大,走到哪里都抬不起头。如果有能力做出好的科学,当然是在自己的祖国做出来更为有意义。”

郭国骥表示,在浙江大学任教是很开心的,“浙大医学院非常支持青年科学家,环境公平而且自由”,在科研机制上,他发现国外的科研主力是博士后,国内的科研主力是研究生。作为浙江大学最年轻的教授之一,郭国骥对高校评职的依据是这样理解的:“我认为潜力和资历同等重要。但要想准确判断一个人的科研潜力,则需要水平很高的评审专家,他们能够绕开资历,看重潜力。感谢我们的前辈,这几年为国内高校和科研机构,召回了一大批扎根中国、脚踏实地、勇于探索、热心教学的青年科研人才。”

感受过国内外教育的差异,郭国骥在任教工作上经历了一个探索的过程。他认为在人才的培养上,西方更适合兴趣导向和自由发展,东方更适合责任导向和团队协作。“起初我希望将西方的人才培养模式完全照搬用在中国的学生身上,结果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多个项目进展缓慢,细节问题层出不穷。因此,国外实验室的运作模式,不一定适合国内。我现在在任教工作中确实更为注重学生的家庭责任、社会责任和民族使命教育,而不会一味地强调让学生寻找自身的兴趣所在。我发现,中国不少学生内心深处感兴趣的其实是打游戏和做网红,我很担心中国年轻一代在追求自我的最后选择了享受生活,我希望用家庭、社会和民族的责任意识唤醒学生奋斗的动力。”

科研是“主食”,音乐是“零食”

除了在任教上肯花心思琢磨,郭国骥在科研工作上更是认真自律、勇于创新。

郭国骥的研究方向除了干细胞与再生医学和单细胞分析技术之外,还涉及人工智能的范畴,这两者之间联系紧密,“单细胞分析技术和细胞图谱计划会产生大量的生命科学数据,人工智能可能是解读这些生命大数据的唯一方案。我认为人工智能会先于人类找到生命调控和细胞命运决定的根本机制。”干细胞与再生医学、单细胞分析技术以及人工智能的结合给未来医学领域带来的影响也是不可估量的,“未来人工智能也许能模拟胚胎的发育、物种进化、细胞病变和大脑活动。当人工智能发展到一个零界点的时候,人类可能就无法跟上它的思路了,或许某一天人工智能会突然告诉人类永生的秘密。”

高通量单细胞分析技术与以往生命细胞分析相比,拥有其无法企及的优势:“这就好比以前研究物质是金木水火土,现在则是化学元素周期表”,高通量单细胞分析技术获得的是高通量的数据,也是单细胞水平的数据。这类数据以生命调控的基本单元为分析尺度,数据的可比性、代表性、可归纳性与以往群体细胞的分析相比是质的飞跃。

那么,拥有如此大优势的单细胞研究技术,能给医疗带来什么突破?郭国骥表示:“一方面希望能够建立单细胞水平的疾病诊断和分型系统,另一方面是希望从单细胞水平上寻找疾病发生的机制。”

郭国骥的科研业绩卓然,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成果之一是绘制了世界首个哺乳动物细胞图谱,并建立基于图谱的单细胞比对系统。“该技术平台将推动前沿单细胞测序技术在基础科研和临床诊断的普及和应用,小鼠细胞图谱的完成也将对下一步人类细胞图谱的构建带来指导性意义,并惠及细胞生物学、发育生物学、神经生物学等多个领域。”

“世界首个”,这个头衔就已经说明这项成果在研究过程中会遭遇困难。郭国骥表示,在绘制小鼠细胞图谱过程中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一些材料无法找到生产商”,而当谈及如何解决这一点,他只是寥寥道:“最后选择了合成这些材料。”至于如何合成,合成过程中又经历了多少次失败,却只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我国在单细胞组学领域有不少世界领先的团队,整体的体量基本等同于欧洲但远远小于美国。我国要想在该领域获得与结构生物学类似的国际话语权,则必须加大投入。”在郭国骥之前,高通量单细胞测序领域在我国尚属空白,作为我国目前对这一领域最了解的专家之一,他认为我国的单细胞系统生物学研究未来发展潜力巨大,但与国际领先水平还有较大差距。

除了科研业绩令人瞩目,郭国骥在音乐方面的天赋也让人侧目。他把科研当“主食”,把音乐当“零食”,“一日三餐”搭配起来可谓是“营养均衡”。

科技日报曾评论郭国骥是“被科研‘耽误’的歌手”。早在学生时代,他就参加了“武汉高校原创音乐比赛”,还挤进总决赛,进入了前十强。除此之外,他在“中国原创音乐基地”网站创作了“大学”、“友爱”、“期待”等多首原创歌曲,一首“当白羊爱上天蝎”截至2019年4月19日,点击量已突破59万。最厉害的是,甚至还曾有演艺公司找他签约。“每当我思考人类发展的历史,我都会觉得推动人类进步最大的功臣是科学家”,这是郭国骥之所以没有成为原创歌手,而选择科研之路的原因。

虽然没有将歌手发展成自己的职业,但郭国骥对唱歌的热情从未消退。“艺术创作对于发散思维和想象力的提升是非常有好处的。”虽然选择了“熊掌”,但是当时间宽裕之时,偶尔“吃吃鱼”,也能促进“熊掌”更好地“消化与吸收”。

优秀科学家的衡量标准是他对社会进步的贡献

郭国骥作为“80后”博导,31岁站上浙江大学讲台,35岁绘制出了世界上第一张哺乳动物细胞图谱,在我们看来,他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发表了令全球瞩目的突破性成果。但是他告诉记者,这是因为“对单细胞分析领域的多年积累”。早在博士期间,他就开始研究单细胞组学,正所谓“十年磨一剑”,郭国骥在这个领域,已深耕超过十年,领域的前沿技术和理念他再清楚不过。

年少有为的人不少,年少成名的人却不多,特别是在科研领域更是如此。

对于郭国骥而言,他因为有为而成名,却不因年少而狂妄。在2018年2月,郭国骥几乎“刷屏”各大媒体,在鲜花、掌声和聚光灯之下,他始终坚信“优秀科学家的衡量标准是他对社会进步的贡献,我感觉自己还有好多的路要走”。一炮而红之后,应该如何抵御各方诱惑、潜心科研?这对于很多年少成名的青年科研工作者来说都是一个考验。

有人说,“20世纪是信息技术的世纪,21世纪则是现代生物技术的世纪”,大力发展现代生物技术是我国不断缩短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实现经济和技术跨越式发展的关键之一。那么,中国科学家应该如何把握好这个黄金时期,以争夺更多国际话语权?

郭国骥对此有自己的见解:“一是要坚持,中国科学家是有爆发力的,但往往耐力不足,能够向施一公一样在一个领域持续努力几十年的人太少了;二是要团结,改革开放后这么多年,我们竟然再也做不出类似青蒿素和人工合成牛胰岛素这样级别的成果,其背后的原因值得反思。”

结语

科研工作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积累”、“坚持”和“团结”是郭国骥总结出来的关键词。除此之外,在他身上我们也看到“取舍”和“潜心”的重要性。分得清“熊掌”和“鱼”,守得住光环之下的初心,这是每个科研工作者都应该具备的品质。

郭国骥,国家特聘专家,浙江大学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医学院干细胞与再生医学中心副主任

张玉洁


版权声明:《千人》杂志系千人智库旗下出版物,在"前瞻性·建设性"办刊宗旨指引下,面向全球海内外华人群体,为高层次人才打造建言献策的交流平台。本网为《千人》杂志唯一官方网站,凡转载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与作者。

评论详情

   暂无相关评论!

最新资讯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