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制品怎样变身:让人只爱不恨?
时间: 2017-06-21 来源:《千人》杂志
提要:什么东西让人又爱又恨?我想一定少不了塑料制品,它因轻便、易携带、价格便宜等诸多优点得到了世界人民的热爱,可是长期大规模地使用又造成了环境污染。试想:是否有神奇的材料做出的塑料制品让人只爱不恨呢?

塑料制品怎样变身:让人只爱不恨?

 

/本刊记者 鲁婷婷

什么东西让人又爱又恨?我想一定少不了塑料制品,它因轻便、易携带、价格便宜等诸多优点得到了世界人民的热爱,可是长期大规模地使用又造成了环境污染。试想:是否有神奇的材料做出的塑料制品让人只爱不恨呢?为此,《千人》杂志对话“千人计划”专家刘立志博士,请他从材料研究的角度谈谈塑料制品污染的现状以及治理塑料制品污染的良策。

围观:塑料制品污染现局

2008年6月1日,中国实行限塑令:“在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实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一律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并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实行限塑令距今已有将近9年时间了,不可否认,在一定程度上,限塑令的实行的确遏制了塑料袋的大肆使用,但对于改善环境的作用还是很微小。

塑料袋的使用只是塑料制品极少一部分的应用,像一次性的桌布、碗、杯子如今在乡村的宴席上使用依旧很频繁,因为它用起来方便快捷,价格低廉,很多普通大众抵挡不住这个“诱惑”,想图便利。但因为这些制品主要由聚乙烯、聚丙烯等结构非常稳定的高分子组成,填埋在土壤中很难降解,对土壤造成二次污染;丢弃在水中或者陆地上,动物食用后可能造成肠道阻塞,致其死亡;其中,廉价的聚氯乙烯制品在焚烧后会释放有毒气体,污染空气。所以塑料制品像一个“烫手山芋”,不知如何处置为好。再如:汽车的轮胎,它也是高分子制品中的一类。如今,汽车越来越普及,但汽车轮胎的使用寿命是有限的,那些坏掉的轮胎如果不回收再利用 (粉碎后和其他材料一起重新加工),也会给环境带来一定的污染。

刘立志博士表示,塑料制品过度使用不仅表现在以上的一次性塑料制品,如桌布、碗及杯子等。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均塑料的消费量也提升很快,如人们希望一年四季都可购买到新鲜多样的蔬菜。为了满足消费者需求,我国农村大规模种植大棚蔬菜,对高分子薄膜的需求量很大,这些薄膜基本上都是不可降解的聚乙烯薄膜。聚乙烯薄膜也还广泛用于地膜起到保墒的作用,这导致了农田里残余地膜的量很大而这些材料归根结底都是塑料。在我国某些地区,经过多年的累积,现在每亩地里大约有十七公斤左右的塑料残膜这些破碎的边角料的量甚至相当于在地里铺了完整的三到四层的地膜。可想而知,这种农用塑料的污染对土地质量的破坏有多严重。

当下最严重最泛滥的污染非快递垃圾污染莫属,尤其是银灰色的快递包装袋。随着信息技术的日益深化,人们对网购有一种依赖,因为网购真的很方便,商品相对也比较廉价,可是网购用力过猛后,带来的塑料垃圾污染谁来买单?5月17日,中国青年报推出一篇文章《请收快递 也请“签收”快递污染》,文章中爆出:当下每年由快递包裹产生的包装废弃物达到了百万吨级,回收率却不足10%。而在2015年,全国快递包装所用的胶带总长为169.85亿米,能绕地球赤道425圈。这些胶带的主要材质是聚丙烯、聚氯乙烯、聚乙烯等高分子,完全降解需要数百年,这反映了快递垃圾污染的严重性。

刘立志博士认为,以上列举的所有塑料制品污染都只是塑料污染的很小一部分,如今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及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均塑料的消费量不断提升。这就意味着废旧塑料的再利用及塑料污染综合治理越来越重要。面对塑料污染的肆意“侵袭”,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变身:还需多方共同努力

塑料制品如果处理不当,长年累月,积少成多,必将会对环境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塑料污染的治理是一项庞大的工程,若想让塑料制品实现环保变身,还需科学家、政府部门以及公民共同努力。

由于保护环境的迫切性,近年来可降解塑料的研究和应用很受重视美国ASTM(材料和实验协会)对生物降解材料定义:是在细菌、真菌、藻类等自然界存在的微生物作用下能发生化学、生物或物理作用而降解或酶解的高分子材料。刘立志博士表示,我国高分子工业在产品制造、工艺和所使用的材料上多半还是偏低端。他介绍:从材料的角度来看,治理塑料污染还要从源头努力,第一、塑料制品尽可能多用生物降解材料,这当然需要加大生物降解高分子材料的研究,包括可生物降解的复合材料。第二、加大废弃塑料制品的回收及再利用。第三、加大高功能新材料的研发,在不降低产品功能的情况下,力争减材制造。如美国的高分子薄膜塑料袋普遍的比国内的塑料袋轻很多。这不仅减少了塑料的污染,同时也降低了生产塑料带来的环境污染及资源消耗。

更有理想主义者提出,产出的塑料可否自消,即吞食掉所谓的“垃圾”,看起来似乎有点疯狂,实际上已有可食用的“塑料”被发明了。4月17日,外媒报道英国3名在伦敦学习工业设计的学生,受分子美食的启发,制作出了水滴状的储水容器——Ooho,他们说Ooho易于制作,而且制作成本很低,环保、可生物降解而且可食用。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吃掉包装水的Ooho,实现包装的零丢弃。如果能大规模推广,那么我们就可以与塑料瓶告别了。对此,刘立志博士表示,食品包装最主要的目的之一应该是保持食品干净因此可食用的包装材料不会有太大的市场没有必要去深究这个问题。食品包装由于保质的求会对材料的阻隔性能有一定要求;其次,食品远距离的运输也会对材料的力学性能提出要求,而且在不少情况下还对光学性能有特别要求这些对可食用包装材料是很大的挑战。

无论处理塑料垃圾的技术多么先进,即使研发的塑料都是生物可降解的,公民不配合,没有强烈的环保意识,那么之前所做的环保硬件设施、技术研发等工作都是枉费。4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其中有一点格外引人瞩目:在46个城市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同时对生活垃圾的收集、运输、资源化利用和终端处置都提出了具体规划。“强制”二字表明了一种坚决的态度。刘立志博士表示,国家采取该措施是很有必要的。除了给生活垃圾配备必要的环保设施,还应该采取一些有效的监督措施,让公民们养成垃圾分类处理的良好习惯,培养强烈的环保意识。只有把生活垃圾前端的收集工作做到位,后面对应地处理技术才能真正高效地运作,成功地变废为宝。

采访结束之际,刘立志博士对记者说:“塑料制品污染问题要想得到根本解决,除了加大对生物可降解高分子材料及制品的研发有效地降低成本增加生物降解塑料制品的市场竞争力,更重要地还是公民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

       刘立志,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中石化北京化工研究院首席专家、中石化集团公司高级专家、北京化工大学兼职教授,国际衍射数据中心高分子材料委员会主席。

鲁婷婷


版权声明:《千人》杂志系千人智库旗下出版物,受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指导,在"前瞻性·建设性"办刊宗旨指引下,以国家"千人计划"为策源地,面向全球海内外华人群体,为高层次人才打造建言献策的交流平台。本网为《千人》杂志唯一官方网站,凡转载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与作者。

评论详情

   暂无相关评论!

最新资讯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