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创业教育七问七答——专访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管理学院教授丁栋虹
时间: 2019-06-12 来源:千人杂志
提要:知识经济与信息经济,本质上就是一种创业型经济。在过去的工业经济时代,创业是一种偶态;而在当下的知识经济时代,创业成为一种常态。

创新创业教育七问七答——专访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管理学院教授丁栋虹

 

文/本刊记者 何中花

德国哲学家卡尔•雅斯贝尔斯曾说过:“所谓的分数、学历甚至知识都不是教育本质,教育本质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1947年,哈佛大学商学院率先开设一门创业教育课程——新创企业管理,共有188名MBA(工商管理硕士)学生修读了这门课。这后来被众多的创业学者认为是美国大学的第一门创业学课程,是创新创业教育在大学的首次出现。

中国的创新创业教育,相较于英国、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虽起步较晚、制度体系尚未完善,但近些年越来越受国家重视。2015年5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高等学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实施意见》发布,《意见》中“总体目标”部分指出,“2015年起全面深化高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2017年取得重要进展”,到2020年建立健全“高校创新创业教育体系”。

时隔4载,“创新创业教育”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一个热词,吸引了全社会的高度关注。对此,本期杂志对话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管理学院丁栋虹教授,共同探讨中国创新创业教育的现状及问题,为如何做好创新创业教育献计献策。

记者:在您看来,何为创新创业教育?有何特征?

丁栋虹:狭义地讲,创新创业教育是培养创业者的教育;广义地讲,创新创业教育是服务于创业型经济的教育。

创新创业教育的典型特征有以下几点:第一,创新创业教育以创新思维为教育核心。创业实践的核心与难点在于创业者的思维方式,优化创业者的思维方式是成功创业的基点。第二,创新创业教育是一种复合教育。它不单单是一种技能教育,更是一种创业者的素质教育,除技术层面外,金融、财务、人力资源、市场、法律甚至政治等层面,均有关联。第三,创新创业教育注重实践。特别重视知行结合,强调实践与体验,告诉人们要敢于面对失败,善于汲取经验。

记者:我国创新创业教育,尤其是高校的创业教育起步较晚,而将创业教育纳入教学则更晚。目前,我国创新创业教育在发展过程中存在哪些问题?

丁栋虹:中国的创新创业教育发展至今,主要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教育的总体系与创业教育的本质要求脱节。中国的教育体系是封闭型的,甚至是孤立的。到目前为止,中国著名的高校都是以科研为基点,部分科研成果亦与中国的经济发展现状及现实需求严重脱节。在这种背景下,教育的总体系与人才及市场关联小,这意味着中国的创新创业教育要“孤军独进”。

第二,过于技术化,短视与投机心理重。现实当中,不少创新创业教育被片面地演绎成为营销、市场、政策、投资甚至技术方面的套利,急功近利,缺少基于产品、品牌、产业、消费者、经济形态、社会责任和现实环境等长远思维与视野的理性引领。

第三,转型社会中的市场、政策及政府的行为混乱难以支持创业教育的良性推展。创业的特征决定了创新创业教育不是一项“封闭工程”,除高校要给予一定的重视外,还需获得政府、社会的支持,要形成以学校教育为主体、以政府支持为保障、以社会文化为支撑的互动式发展格局。

记者:在当下的开放型经济中,创新创业教育已然全球化,那么,从全球视角来看,创新创业教育呈现出一个什么样的发展趋势?

丁栋虹:综合来看,全球化的创新创业教育有三个基本趋势。首先,在商学院或管理学院,创新创业教育从选修课发展成必修课,从课程发展成学科甚至专业,学科细化与教育多元化越来越增强。一大批创业型学院甚至大学正在兴起。其次,高等教育越来越开门办学,科研及人才与企业之间无缝连接,三者整体服务于创业。第三,国家在专利、投资、法律、产权等制度方面的建设,以促进创业为核心正在不断演绎与深化,对创新创业教育越来越重视和规范。

记者:我们为什么需要创新创业教育?对个人、社会以及整个国家来说有什么重要意义?

丁栋虹:创新创业教育的兴起是现代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知识经济与信息经济,本质上就是一种创业型经济。在过去的工业经济时代,创业是一种偶态;而在当下的知识经济时代,创业成为一种常态。

其次,现代经济作为一种动态经济,其主要力量是创新与创业。传统经济是一种静态经济,企业可以“一招鲜,吃遍天”。而现代经济,创新对其的颠覆性极强,速度极快,使创业甚至快速创业成功成为可能。因此,创新创业教育不仅服务于缔造新的企业,也着力于促进既有企业的持续成长。

最后,在知识经济不断强化的大背景下,科研、教育与经济之间的隔阂正在迅速被打破,人才、技术在科研与经济之间是自由流动的,甚至许多领先型的甚至重大的科技创新首先是在企业甚至创业型企业中完成的。

记者:综合我国目前的国情,您认为什么样的创新创业教育是适合我们去做的?

丁栋虹:中国创新创业教育要想深入发展,则需要将基点把握准确。

第一是开放。这不仅指中国的创新创业教育要向世界开放,也指中国的教育与科研体系要向创业(教育)开放。创新创业教育断不可能在封闭的环境中健康成长,也只有在一个开放的环境中,才能准确理解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的实质性差异,厘清创业导向。

第二是市场。创新创业教育要面向市场,而不能面向官场。现在,一旦实行创新创业教育,各种主题活动、政府规划、指定教材一拥而上,这其实与创新创业教育的本质要求是相背离的。学校、产业、企业、地区环境、创业者等千差万别,用一套机械性的办法与教材去抹杀差异,创业与创新的效果反而会适得其反。

记者:有观点认为,“大学生创业十个有九个都失败,为什么要教学生做几乎肯定要失败的事?”对此,您怎么看?

丁栋虹:仅以成败去讨论创业,是对创业的不准确理解;仅以成败去讨论创新创业教育,是对创新创业教育的不理解。创新创业教育从来不回避失败,而恰恰是理性并正确地面对失败。优秀的创业者从来不是没有失败经历的人,而是他们最终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失败也经常成为引致成功的必然过程与代价。

近四十年来,中国许多出国留学的精英,在接受了西方教育(尤其是美国教育,特别是其创业环境与创业教育)的影响后,回国选择了创业,这群拥有海外留学经历的自主创业者已经成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

记者: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时代,我国应如何开展好创新创业教育,培养更多的创业人才?

丁栋虹:首先,中国的大学教育必须正本清源,摆正自己的教育中心位置。创新创业教育是中国教育中的一个部分。高等教育必须将教育当成自己的中心与核心职责,以人才培养作为重中之重。只有在这样的一个重视教育本身的大环境下,创新创业教育才不会在发展中异化,才不至于演化成为高校政策寻租的一个工具。

其次,要营造创新中国这一社会教育环境。创新创业教育不仅仅是高等教育的事情,也与高等教育之前的初等教育、中等教育品质紧密相关。全社会都要重视中国教育创新的大命题,努力从根本上,扭转一切教育围绕升学及高考的传统教育框架,这一框架过于偏狭,不利于青少年身心健康发展,也不利于培养独立人格与创新思维。另外,家庭在这方面也担负有重要的影响和责任。

最后但也尤为重要的是,努力创造一个开放的信息与制度环境。教育的发展是开放的产物。教育必须开放,向社会开放,向国际开放,信息也要开放。不了解国际,不了解世界,不了解先进的技术与思维日新月异的变化与动态,就无法进行高质量地创新与创业。创业也是一种制度的创新与突破,只有在稳定发展的市场与法律制度环境中,创业者才会有良好的行为预期及其行为理性化。

丁栋虹,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何中花


版权声明:《千人》杂志系千人智库旗下出版物,在"前瞻性·建设性"办刊宗旨指引下,面向全球海内外华人群体,为高层次人才打造建言献策的交流平台。本网为《千人》杂志唯一官方网站,凡转载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与作者。

评论详情

   暂无相关评论!

最新资讯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