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专利泡沫”,中国专利保护亟待加强
时间: 2019-12-11 来源:千人杂志
提要:基于标准必要专利的标准往往会因专利瑕疵和滥用而蕴含“逆向选择”(adverse election)甚至“道德风险”(moral hazard)问题。我国政府鼓励专利培育、增加专利供给,但还应加强对专利的申报审查和实施监管,以确保专利的科学性、有效性和公信力。

拒绝“专利泡沫”,中国专利保护亟待加强

 

文/栾信杰 整理/本刊记者 张玉洁

作为“专利届”的后起之秀,中国可谓后来居上,专利申请数量连续八年高居榜首。然而,这些专利的质量良莠不齐,更有甚者只是昙花一现。于是,中国的专利呈现出“批量生产,批量死亡”的现象。

专利质与量的平衡到底有多重要?为平衡二者,高校和企业要承担何种角色?中国的知识产权强国之路又在何方?本期杂志专访中国计量大学教授栾信杰,请他从中国专利的现状出发,谈谈自己的看法。

栾信杰与Peter Van den Bossche (WTO前上诉机构成员)合影(海南2019.9.28)

专利(patent)保护专利权人法律权利

记者:“某人申请某项专利”、“这仅仅是我的专利”,这两句话中“专利”的含义明显不同。严格来说,专利到底指的是什么?

栾信杰:“某人申请某项专利”的“专利”是指知识产权法或专利法上的专利(patent),专利权具有法律上的强制力。而后者所涉及的所谓“专利”无法律强制力,强调特定人是一种观点、思想或建议等非专利标的的所有者或首次提出者,是一种通俗的说法。如“这个建议是我提出来的,这是我的‘专利’”。思想与管理方法是不可专利化的标的。

世界各国通过实施专利制度对专利权人的发明、创造进行法律事实认定和法律权利保护。根据我国现行《专利法》第二条,基于可专利化的标的,专利分为三种形式: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外观设计专利。

记者:申请专利的必要性有哪些?具体的流程是怎样的?

栾信杰:申请专利的必要性在于保护专利权人法律权利,保证权利人因其专利的实施和转让得到相应的经济回报,以此鼓励科技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

我国现行专利法第十一条规定,“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权被授予后,除本法另有规定的以外,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专利产品,或者使用其专利方法以及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同时还规定:“外观设计专利权被授予后,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销售、进口其外观设计专利产品。”而第十二条又进一步规定“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实施他人专利的,应当与专利权人订立书面实施许可合同,向专利权人支付专利使用费。被许可人无权允许合同规定以外的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实施该专利。”

栾信杰与德国留学生在一起(右二,2019.6,杭州)

记者:专利可分为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这三者各自有什么特点?

栾信杰:发明专利是基于“对产品、方法或者其改进所提出的新的技术方案”而获得的专利权;实用新型专利是基于“对产品的形状、构造或者其结合所提出的适于实用的新的技术方案” 而获得的专利权;外观设计专利是基于“对产品的形状、图案或者其结合以及色彩与形状、图案的结合所作出的富有美感并适于工业应用的新设计”所获得的专利权。

中国专利:申请量大、有效性不足

记者:1985年,中国第一件专利申请获得授权。1997~2010年,中国专利从第八赶超到第一,并连续八年稳居首位。请问中国专利“后来居上”的原因有哪些?

栾信杰:具体说来,我国第一件专利申请是在1985年4月1日由原航天部207所的设计师胡国华提出的。自此之后,我国专利申请量持续增长。2017年我国发明专利申请量为138.2万件,授权发明专利42.0万件;2018年,我国发明专利申请量为154.2万件,共授权发明专利43.2万件,居世界首位。我国专利申请量的持续增长是与我国推动科技创新和自主创新的发展模式变革相一致的。我国在科技创新领域,正在经历引进—模仿—创新三个阶段中的创新阶段,科技已成为创新驱动发展“第一动力”。

记者:中国很多专利本享受着10~20年的专利保护期限,但实际上平均寿命仅为2.7年。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中国专利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什么?

栾信杰:近年来科技创新发展很快,甚至可以说日新月异,产品仿制技术和能力不断提高。根据我对浙江义乌小商品城的调研,一种新产品投放市场之后,最短在两周内市场上就会出现仿制品。另一方面,后续技术改进型产品也不断推出,专利产品的技术研制和市场开发周期大大缩短。因而专利有效保护期缩短也是正常的。

中国专利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专利保护有效性不足与保护滞后。在专利产品投放市场之后,如何有效、充分地保护产品专利不受侵害,及时维护专利权人的利益是要重点解决的问题。

记者:整体来看,中国高校和企业谁申请专利占比更大?二者对专利的重视和利用程度有何区别?

栾信杰:2018年我国高校获得的授权发明专利为79961件,远不及企业获得的授权发明专利数量(309476件)。

高校和企业对专利开发有不同的侧重点:高校相对重视基础性研究和新材料开发,因而在诸如化工领域获得的专利多。而企业则重视应用类技术开发,在通讯等领域获得了更多的发明专利。

记者:您在国际贸易领域研究颇深,您认为专利在国际贸易中的作用是什么?

栾信杰:具有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国家通常更加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美国知识产权保护的“三板斧”(“301调查”、“特别301”和“337调查”)所体现的是市场准入与知识产权保护和实施状况之间的相互约束的关系。换言之,对实施知识产权弱保护的国家,其对美国产品出口将受到更多的限制。与此同时,基于产品质量保证或基于维持市场优势地位,市场主体在制定标准时纳入标准必要专利(Standard Essential Patent, SEP)这样的标准构成了一种技术性贸易限制壁垒。

我国向知识产权大国、知识产权保护和实施的强国发展的趋势是不可阻挡的。以反映一个国家高新技术竞争力的《专利合作条约》(Patent Cooperation Treaty, PCT)专利申请量为例,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 WIPO)发布的报告,2018年中国PCT专利授权量占全球总量的21.1%,排名居第二位,仅次于美国(22.2%),高于日本的19.6%(排名第三位)和德国的7.8%(排名第四位)。而我国在知识产权保护层级布局、系统构筑、执法力度等方面也今非夕比。

栾信杰在德国沃尔夫斯堡大众汽车公司调研(2016.5)

完善专利制度,走中国知识产权强国之路

记者:中国专利数量与质量的不平衡会带来哪些影响?

栾信杰:我国连续8年成为世界专利申请量最多的国家。但毋需讳言,我国在知识产权领域存在专利数量与质量不平衡的问题。基于标准必要专利的标准往往会因专利瑕疵和滥用而蕴含“逆向选择”(adverse election)甚至“道德风险”(moral hazard)问题。我国政府鼓励专利培育、增加专利供给,但还应加强对专利的申报审查和实施监管,以确保专利的科学性、有效性和公信力。

记者:专利和知识产权是一种什么关系?中国要想成为真正意义的知识产权强国,还需做出哪些努力?

栾信杰:知识产权保护的范围和内容已经扩展到新的领域。众所周知,传统的知识产权包括专利、商标、版权和商业秘密,但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知识产权保护还涵盖了地理标志、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软件版权、数据库、商业外观、徽标等等。与此同时,利用互联网跨国下载的节目、音乐、电子出版物、音像、游戏软件及其他大量的应用和娱乐软件是国际知识产权的重要载体。很明显,专利只是知识产权的一个组成部分。

中国要成为真正意义的知识产权强国,就应按照国家质量发展战略,按照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的《专利质量提升工程实施方案》,坚持以质量取胜、以数量布局的原则,引导和鼓励市场主体提高专利质量,在专利申请、代理、审查等环节把好质量关,对专利的培育、保护和转让加以科学的规范,推动我国专利向优而强的方向转变。

记者:作为高校教授,您认为高校在维护中国专利质与量的平衡上发挥着怎样的作用?

栾信杰:在当前我国推动质量发展的战略下,我国高校应重视专利质量问题,把工作重点放在提高专利质量上,将专利数量与质量之间的关系理解为一种辩证统一关系,将提高专利质量视为一项质量工程来抓,防止知识产权滥用。

记者:中国未来知识产权应该走什么样的道路?

栾信杰:1984年3月我国开始实施专利法,并分别于1992年、2000年和2008年进行了三次修改。2018年12月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又通过了新的专利法修正案(草案)。可以说,迄今为止我国所实施的专利法是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创新产业的培育和兴起与国外知识产权强保护压力博弈的结果。但我国专利法的修订归根结底要反映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确保其有效性和针对性,以更好地服务于我国的自主创新。

还须提出的是,WTO《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即《TRIPS协定》)发布于1994年4月15日,并于1995年1月1日随着WTO的正式运作而开始实施。时移世易,20多年的沧桑变化使《TRIPS协定》需要改革,需要针对非药品专利强制许可、平行进口、地理标识、非违约之诉、专利流氓、专利链接、开放许可等一系列历史遗留问题和基于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信息与价值共享新平台而产生的新的与知识产权相关的问题制定公平的、合理的、非歧视的国际规则。我国应积极参与国际专利规则的修订活动,推动我国建立更加开放、科学和有效的专利制度,以更好地推动我国科技创新战略的实施。

 

栾信杰,中国计量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中国法学会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常务理事

栾信杰


版权声明:《千人》杂志系千人智库旗下出版物,在"前瞻性·建设性"办刊宗旨指引下,面向全球海内外华人群体,为高层次人才打造建言献策的交流平台。本网为《千人》杂志唯一官方网站,凡转载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与作者。

评论详情

   暂无相关评论!

最新资讯

热门排行